您的位置:首页  »  情色小说  »  近亲乱伦  »  肥水滋润自家田,姐娘与我共缠绵
肥水滋润自家田,姐娘与我共缠绵
五月底,清晨六时左右。大床簸簸摇动,床垫也频频发出咋咋之声。

@@原来床上一对裸体青年男女,正紧紧抱住,女郎仰卧,一对玉乳被男子壮健胸膛压住,女子玉腿高抬,左右分开,壮男伏身女郎身上,结棍的屁股不停的上下耸动┅┅男子的粗壮阳具不停的在女郎的阴户中抽插着,如硬棒球般的圆鼓肾囊「啪啪」的撞击女郎的臀沟,女阴内外已是淫水淋漓,不断发出「咕叽┅┅咕叽┅┅」男女性器交合磨擦的美妙春声┅┅淫水已流了很多,女郎的臀沟、大腿叉内侧都是湿漉漉的,屁股下的床单已湿了大片。

@@「姐,这样舒服吗?」@@「弟┅┅你的鸡巴好硬┅┅好大┅┅你弄得我又酸又胀,舒服死了!┅┅」女子在不断的娇啼喘息中,颤声回答。

@@「姐,喜不喜欢我这样你的?」@@「┅┅喜欢┅┅好喜欢┅┅弟┅┅你姐姐的,快活吗?!舒不舒服?」@@「好姐姐,我好爱你的,又软又嫩,肉包得我的棒棒好紧┅┅起来真舒服死了┅┅姐,我们以後常这样,好不好?┅┅」@@「姐姐的全身都已是你的了,你以後要怎样,都可以┅┅」@@壮男弟弟受到鼓励,鸡巴涨得更硬更大,一遍又一遍的大力的抽、插,猛撞花心。

@@原来这对火热性交中的青年男女竟是一对亲生姐弟,姐姐张柔,年二十一,念大三,弟弟张强,年十九,上大一。姐姐在台北上学,学期中住在大学女生宿舍,两天前放暑假了,刚搬回家。弟弟就在台南本地上学,一直住在家中。

@@半年不见姐姐,「哇,姐姐真真漂亮哟!」张强在车站接姐姐回家,一再赞美姐姐张柔。

@@「真的吗?谢谢好弟弟称赞!弟,你也好英俊啊!定有很多女生追你哪!」姐姐羞红脸回答。

@@张柔上大学前原是个苍白扁瘦的姑娘,发育迟缓,十九岁才开始有月经。个性也内向,一向没有男友。但自上大学後,两年来身体发育突飞猛进,原来32寸的小奶已增大到35寸,尖梃而又富弹性。原来寸草不生的小上也有了一小蕞短短的毛。身高加了两寸,现在是五尺四寸,三围是35。24。34,皮肤不再苍白,而是洁白明亮,秀发披肩,脸蛋好甜好美。随着身体的成熟,荷尔蒙也开始作祟,不知为何内心常有强烈的欲望,暗自希望有英俊健壮的男性来拥抱她、和她蜜吻,抚摸她的三点禁地,甚至侵犯她┅┅@@弟弟张强的身体两年来也有了奇异的发展。原来五尺十寸,爱好运动身形没改,但生殖器起了突破性的变化。两年前高中三的某日早上,醒来时突然发觉原来被包皮困住的龟头已自脱颖而出,而且涨大得像只小鸡蛋,红得发紫。当时吓了一大跳,以为发了什麽肿毒病症┅┅@@此後生殖器常常无端发硬,涨的十分粗硬,私自量量,平时下垂只长四寸半左右,但涨大时便有七寸来长,直径一寸半,紫亮的龟头直径最大处足足二寸。

@@从来是乖孩子的他,近两年来对女性产生了浓厚的兴趣,看到漂亮的女孩子心中就有喜爱和十分想亲近她的愿望。一向只阅读「正经书」的他,也开始偷看性书和a片,晚上常一面打手枪,一面幻想和班上的女生性爱。但生殖器越摸越硬,好半天才会射精,但射後仍觉不满足,阳具仍硬挺高昂,心中却有空虚的感觉。以後他发觉,在将要射精前,收紧阳具後方的会阴肌肉,射精的感觉就会消失,也就不会再有那种乏味的空虚感。

@@经过一年多不稍间断的训练,他已能完全控制射精机能,可长时间意淫磨擦阳具而滴精不泄。当然最後只得做伏地挺身或淋冷水浴,将注意力他移,阳具才会慢慢软化。一年来储精充沛,睾丸坚实,肾囊更鼓涨得似硬棒球。

@@他自己并不知道,他是得天独厚、生具异禀的极少数男人之一,阳具充血时间特长,精关可控制随心,性欲强而持久,可以御多女终宵不泄。以後他和姐姐张柔及她的女同学们共渡春宵,一龙数凤,轮番和她们鏖战,充分发挥了他这特殊的过人天赋,她们都十二分满足憩畅,这是後话,以後再提。

@@女儿回家的第二天,爸妈开始半年前已预定的国外旅行。送走爸妈後,家中只有姐弟二人。

@@客厅的新购的电动瑞士大挂钟敲了十二下,已是午夜了,张强的生殖器仍在发涨,老毛病,怎麽也消不下去。正在这时,突听到姐姐轻呼∶「强弟┅┅」@@张强以为发生了什麽事,赶紧来到姐姐卧室,房内却空无一人。

@@「姐,你在哪儿?」@@「弟,我在这里┅┅」原来张柔在爸妈的卧房中。

@@「姐姐┅┅」@@姐姐张柔似是顶颊意的仰卧在爸妈的大床上。

@@「这个月爸妈不在家,我要睡在这大床上,舒服舒服┅┅弟弟,我睡不着,你来陪我一下,聊聊天,好吗?」」@@张强走进去,在床沿坐下,发现姐姐张柔仰卧在爸妈的大床当中,上身穿了一件的粉红睡袍,很短,免强刚能盖住肥嫩的屁股,两条雪白修长的大腿就完全裸露在外。因为天已很热,晚上张强不穿上衣睡觉,下面只着短内裤。看到姐姐的诱人雪白玉腿,胯下的肉棒又挺硬起来,裤裆撑起帐蓬。

@@「姐,你好美啊!┅┅」张强由心的赞赏姐姐的美好胴体。

@@「你专会骗人┅┅来┅┅你也躺下┅┅」@@张强依言在姐姐身边侧身躺下。

@@「姐,你好香!我好喜欢闻你的体香!」凑近姐姐的妙龄女体,闻到姐姐身上的阵阵幽香,张强再次赞美姐姐。

@@「真的吗?我自己怎麽觉不到啊┅┅弟,这两天期考,太忙了,没看报,外面有什麽特别新闻吗?」@@「我也没有看报,不过昨天在街上书摊翻看了一本小杂志「小花新闻」。」@@「啊!我好像听同学说过这杂志,这是不是那常会登载一些一般报章避开细节的社会新闻,而且对当事人的动作绘声绘影的描写┅┅有时还会加上些插图的那种半地下杂志?」姐姐一边说着,有意无意的把玉腿贴着弟弟粗壮的毛腿。

@@张强直觉得那感觉真好,姐姐的大腿又凉又软!

@@「呃┅┅就是那种┅┅常有很多诱奸、强暴、乱伦一类的新闻细节报导┅┅姐,你有看过吗?」@@「没有,只在宿舍传闻┅┅你看到什麽新闻,讲讲给我听,好不好?」@@「最近桃园近郊的一座小镇发生了一件年轻女店员被壮年老闾诱奸的新闻,後来和解了,老闾付了一大笔「遮羞费」。内容相当黄呵,姐要听吗?」@@「弟,没关系,这里只有我们两人,你就说嘛!」@@「好的!」张强将右手伸出,垫在姐姐颈下,左手却伸出轻搅姐姐纤腰,几乎已是把张柔搂在怀中。姐姐没有反对的意思,一任弟弟轻拥。张强挺涨的生殖器已自裤腿突出,顶压在姐姐的玉腿旁。张柔感到腿侧有一件硬硬的东西,心想定是弟弟的那东西,心中不住的噗通噗通的跳┅┅一个可以让你依靠的地方「故事是这样,镇上有一家小百货店,老闾刚四十岁,新雇了一位十八岁刚从乡下出来的女店员阿兰,人挺漂亮,皮肤洁白,三围有34。23。34(这是以後他替她量得的!),身高约五尺三寸。老闾家在乡下,平时和店员都住在店中後面楼上┅┅上月晚上大雷雨,电停了,老闾藉口送电池灯给阿兰,敲门进入她房间,阿兰只穿了汗衫和三角裤,仰躺在床上。老闾看见这半裸美女,不由淫心大动┅┅」@@说到此地,张强略停了一下,试看姐姐的反应,是否想再听,因为下面便要涉及真枪实弹的性爱情节。

@@张柔呼吸急促∶「然後呢?」听到这,姐姐春心荡漾,阴户中已有了潺潺淫水。

@@「老闾在阿兰身边坐下∶「外面下雨打雷,又停了电,我担心你会害怕,所以想来陪你一下┅┅阿兰,你这麽漂亮,一定早就有男朋友吧?!」」@@「才没有┅┅」阿兰娇羞的否认。

@@「那我做你的男朋友,好不好?」@@「咭咭┅┅不要┅┅你已有太太┅┅不行┅┅」老闾在阿藩兰身旁坐下,大手却不老实的放在阿兰的右乳尖上轻轻揉弄起来┅┅「啊┅┅不要这样┅┅」阿兰想挣扎逃避,但他力大,她被他半压半抱,动弹不得,只有让老闾隔着汗衫揉弄奶子┅┅被摸了一会儿,阿兰觉得趐趐痒痒的,混身无力,又相当舒畅,不觉发出了低声的呻吟┅┅」@@「他是怎样摸她的奶的?┅┅你做做给我看┅┅」姐姐轻声说,同时捉住弟弟在她腰上的大手,放在自己丰满的乳峰上@@「是这样的┅┅」张强心中狂喜,大手盖在姐姐的乳球上,隔着睡衣轻轻揉弄起来。姐姐的高耸的奶子又柔软、又有弹性。

@@「老闾见阿兰不再反抗,便伸手进汗衫揉弄她的一对奶奶。就像这样┅┅」张强边说边解开姐姐的睡袍,姐姐的一对丰满鼓涨的美乳便呈现眼前。他开始抚摸姐姐的乳房,轮流揉捏姐姐胸上的一双嫩肉团,又模仿a片上的动作,搓捏乳头,草莓似的乳头立刻竖立起来。

@@「老闾又低下头,舐弄阿兰的乳头,大口吸吮她的白嫩奶肉。像这样┅┅」@@在张强的示范动作下,姐姐不断的发出令人心醉的呻吟。

@@「老闾又伸手去摸阿兰的阴户┅┅」张强的手也大胆的盖在姐姐的阴户上轻轻揉压。张柔抬起玉臀,让阴户紧贴在弟弟手掌上。

@@「哎呀,阿兰,内裤都湿了,还是脱下来吧┅┅」阿兰很合作的抬起屁股,让老闾将三角裤腿去,丢在一旁┅┅他的手开始肉贴肉的抚摸她的小┅┅」@@「姐,脱下小裤裤,好吗?」张强轻声问。

@@姐姐没有作声,但轻抬玉臀,让色狼弟弟脱去了她最後的屏藩。

@@「老闾将中指探入她的肉瓣中,揉弄了好一会阴蒂,又将中指插入她的小眼┅┅」张强跟着示范,手指在姐姐已是春潮泛滥的肉缝中扣弄┅┅@@张柔全身紧张绷紧,又舒服又难受┅┅当弟弟的手指插入她那从未被男人碰过的小眼时,张柔「噢」的大叫一声,双腿蹬直,阴户中涌出一波又一波温润的粘液,喷洒在弟弟的指头上,把他的手掌都弄湿了,阴精自眼源源渗出,顺着股缝流下,她的屁股、床单也都湿了,她双目紧闭,全身都瘫软了下来┅┅张柔已到达她有生以来的第一次性高潮!

@@高潮後的裸女在男人眼中是最美,最娇柔可爱的。张强此刻发觉姐姐实在太美、太可爱了,虽然此时他欲火如焚,生殖器昂涨的十分难受,真想马上压住姐姐,将鸡巴插入姐姐嫩中狂奸一阵,但他极力忍住┅┅他要在姐姐自动接纳他时,才进入她的下体。

@@此刻姐姐仍在脱力昏迷之际,他便温柔的抚摸姐姐肥白光洁的阴唇,和只有一小片浅短性毛的阴阜,本想亲吻阴户,但肉户此时一片狼藉,满是油亮浆糊状的沾液,他便吮吻她的樱唇,轻揉姐姐的白嫩乳球,又不时轮流辍吸她的淡红乳晕和草莓般的乳尖┅┅@@在弟弟的轻怜蜜爱下,一会儿张柔悠悠醒转,睁开了美目。

@@「姐,还好吗?┅┅没有不舒服吧?!」@@「弟,姐舒服死了┅┅」@@「姐,故事还未讲完┅┅」@@「暂时不要讲了┅┅下次再讲┅┅告诉我,他有没有真的┅┅那个┅┅?」@@「那个甚麽呀?你指什麽?」弟弟明知故问。

@@「┅┅他┅┅有没有┅┅奸她?」@@「当然有┅┅他有┅┅他了她的小,而且得好热情┅┅」@@「弟,什麽是「」?」@@「「」就是把男人的鸡巴,插进女人的小里,来回进出抽送,也叫性交,也叫做爱┅┅」@@「弟,你不要说了,你来做做看┅┅」@@张强如奉圣旨,立刻起身跪在姐姐大腿中间,将姐姐的玉腿分搁两肩,让姐姐的小手握住自己七寸长的铁硬生殖器∶「姐,请你引进┅┅」@@「弟,你的东西┅┅鸡巴┅┅好大┅┅我好怕┅┅姐是处女┅┅你一定要轻点弄┅┅」@@经过二分钟的退一进二的温柔钻抽,张强的大龟头终於撑开姐姐的处女小眼。姐姐轻声呼痛,但毕竟张柔是已完全成熟的大姑娘,没有太多的困难,阴道接纳了弟弟的硕大龟头。

@@再经过五分钟的「慢工细火」,龟头终於突破处女膜瓶颈,张柔皱眉「噢」了一声┅┅铁硬火热的龟头继续前进,推开从来未经开发的桃源小径的肉壁,七寸长的粗大男根,终於全根插入姐姐的肉里,龟头紧压花心的软肉团(子宫颈)。完全进入後张强停止动作,享受温软的肉包裹阳具的美妙滋味,同时让姐姐的小有时间来适应这侵入禁地的粗大肉棍。

@@「姐,还痛吗?」@@「现在好了,你动动看┅┅」@@几分钟的轻抽慢放,姐弟俩都感到不能言喻的快感。姐姐的紧软阴道淫水潺潺,弟弟抽插起来,美不可言。

@@姐姐不断的呻吟∶「┅┅弟,你真能干┅┅你好会┅┅┅┅奸姐姐的小┅┅啊啊啊┅┅好酸┅┅你又顶到心子了┅┅唉┅┅噢┅┅好痒┅┅再用力一点┅┅再快一点┅┅就是那里┅┅噢┅┅噢┅┅好酸┅┅好舒服┅┅用力姐姐┅┅姐姐喜欢你用大力强奸我的小┅┅啊┅┅弟┅┅我又要来了┅┅」@@在弟弟的狂奸猛下,张柔四度高潮。每次高潮来後,张强都让姐姐休息一会,涨硬的生殖器仍深埋在阴道里,直到姐姐恢复,才又抽送,继续耕耘姐姐的处女禁地。

@@经过了近一小时的密语调情,再继以近两小时的活塞运动,张强觉得十分情浓,感到有要射精的快感,这次他不想锁住精关,决定要射精。他觉得必须在姐姐花中射精才能痛快泄欲,才算真的完全占有了姐姐的肉体。他急问∶「姐,我快来了,可以射在里面吗?┅┅」@@「我的月经昨天才清,今天是安全期┅┅你可以射在里面。」@@又飞快的大力抽送了二百多下,弟弟把涨大得近八寸长的大鸡巴深深插入,顶到小最深处,子宫颈口的软肉被挤开一隙,他趁机挺入,龟头突入子宫!

@@「噢┅┅好酸呀┅┅酸死我了┅┅」心深处从受过如此酸胀的刺激,张柔怎能不婉啭娇啼?!

@@龟头伸入子宫,整个龟头就被子宫颈软肉卡住,张强放松了一直收紧的会阴肌肉,龟头立刻更行涨大,马眼一张一合,在姐姐的子宫里喷出大量又热又浓的精液。姐姐美目紧闭,温润的淫浆泉涌而出,阴道强烈痉挛,一张一合的吸吮弟弟的阳具┅┅@@几分钟後,张强拔出已略微软化的男根,抱着混身趐软的姐姐起身去浴室冲洗一回,再把姐姐抱回大床上,俩人很快的就沉沉入睡。此时,客厅的钟敲了三下,已是清晨三点钟。

@@三小时後,天色已微明,张强先醒过来。年轻力壮的他,已完全恢复,像平时一样,大鸡巴已硬翘翘,龟头涨得又紫又亮。

@@他开始探索姐姐的女体,首先仔细观察姐姐腿间昨夜被自己蹂躏过的肉。

一个可以让你依靠的地方真像性书上的描写,就如半只新出笼的小白馒头,丰肥白嫩的两片大阴唇当中,一条桃红色的裂缝。微耸的阴阜上长着一片茸茸短浅的乌黑耻毛,他用姆食指分开大阴唇,里面是一对小巧对称酷似花瓣的小阴唇,小阴唇上方的会合处,有一颗小珍珠似的肉豆。这是姐的神秘阴蒂,昨夜被自己一再拨弄的阴蒂!阴蒂下方是一个收紧的小孔,只有绿豆般大小,从性书上得来的知识张强知道这是姐姐的尿道出口。再下方是阴道入口,用手指撑开小阴唇,可看到肉洞入口,只有小颗花生米大小,洞内外肉红艳沾润,可爱极了!这就是昨夜令他蚀骨消魂的姐姐的桃源小洞入口!

@@「多可爱啊!美女的小真是百看不厌!┅┅」张强把头伸入张柔的大腿交叉处,用手指分开大阴唇,模仿a片男演员的动作,温柔的舔弄姐姐的肉缝、大腿内侧,含吮阴蒂小肉豆,又不时将舌卷成筒状,塞入姐姐的眼,每次伸入,柔嫩的阴肉便紧裹舌头,那感觉妙极了。

@@美姑娘终於醒来。下部的趐麻感觉已勾起这已发育成熟的姑娘的性感,阴道中已自动泌出淫水。

@@「弟,来抱抱姐姐!」@@姐弟俩像新婚爱侣一样的紧搂蜜吻,他恣意的吸吮姐姐的丁香小舌,她热情的回应他┅┅她耸动玉臀,肉瓣紧贴伸入她腿间的粗硬男根,让它在肉缝中作拉锯式的上下磨擦。

@@姐弟缠绵了十分钟,张强下部狂涨不己。

@@「姐姐,我要你的!」@@「咬呀,你真能干!昨夜了那麽多还不够,现在又要来┅┅」@@她分开玉腿,等待弟弟入侵。这次弟弟站在床边,把姐姐的玉臀抱近床沿,用a片和性书上描述的「老汉推车」的姿势再度和姐姐合体。

@@弟弟的粗长阳具在姐姐的紧凑肥嫩又多汁的肉中大抽大送,美中不断发出「咕叽咕叽」的美妙春声。

@@一小时内,张柔泄了三次。这次张强决定不射,只尽情享受领略和姐姐性爱的美妙快感。依照性书推介,张强仍是采用传统的「男上女下」的传教士性爱姿式,让初经人道的姐姐平躺省力,以後再和姐姐变换交媾花式。

@@淋浴清洗後,娇慵无力的张柔任由强有力的弟弟抱回床上。

@@扒在分弟弟身上,双手上下套住弟弟仍挺立高翘的大鸡巴,紫亮神气的龟真像一枚鸡蛋!她轻吻这个昨夜今晨一再蹂躏她的处女小的怪东西,张开樱桃小口含住它,轻轻吸吮。

@@「弟,这大鸡蛋是我的早餐!」姐姐吃吃的笑着说。

@@「噢!姐,你提醒了我,我饿了,我们去吃早餐吧!」正在舐吮姐姐缝的张强,停止了舐弄。殷勤帮姐姐穿上内外衣服,自已也飞快着装就绪。

@@早上十时姐弟一同出外早餐。餐毕回家,姐弟又依恋不舍的相拥蜜吻。十分憩畅又混身趐软乏力的姐姐在弟弟强有力拥抱怀中娇声的问弟弟∶「弟,大鸡巴弟,好会奸姐姐小的大鸡鸡巴弟,我真爱死你了,以後我们要常常这样玩!好麽?弟,你和姐姐的做爱,快活吗?」@@「姐!我好爱你!我真想每天每夜都和你玩,舐吸你的乳峰、吮吻你的全身的曲线,你的美!┅┅能和你这样的美女做爱,是我梦寐以求的心愿,我真的好快活!」@@暑假才刚开始。今後的日子里,姐弟俩人将有更多这样的美妙时光,俩人会在不同的地点,尝试不同的姿势┅┅还有,姐姐会带同班女同学们回家来┅┅但这已不属本篇范围,容後再述。

@@我今年24岁,是东部某国立大学的新生,由於求学的关系,使我必须离开台中而远赴花莲求学。而对於从不住学校宿舍的我来说,住的问题--实在让我大伤脑筋!!!!所幸在舅妈的同意下,我顺理成章的搬进了舅妈的家。

@@又因为舅舅长年在国外经商且与舅妈的感情滨临破裂也间接的促成了这篇文章的诞生┅┅@@舅妈今年35岁,可是身材却保养的如此之好,丰满的胸部,纤细的柳腰,浑圆的臀部,在配上一双毫无赘肉的长腿。oh┅┅我发誓只要是男人都一定想上我舅妈,当然我也┅┅(呵呵┅┅你们知道的嘛!!)但我只能以偷看舅妈洗澡来解决我的性需求。

@@就在某天傍晚,舅妈对我说,明天菲佣请假且她晚上将参加友人的生日派对要很晚才会回家,叫我不用等她,累了可以先睡,说完後舅妈就上楼去打扮,只留下我和那一位看起来傻不隆冬的菲佣。

@@我鼓起勇气以残破不堪入耳的英语告诉她∶请她先回家休息,我可以照顾自己。她听完後很高兴的回去了,此时舅妈也下楼了,简单的交代了几句後也出们了,唉!只剩我一人独守这栋豪宅了,心情真是郁卒啊!我只好回房间去了。

@@躺在床上,我幻想着舅妈今天穿什麽样的性感内衣裤?是蕾丝?是缕空?是t字裤?还是┅┅没穿?又想到舅妈洗澡的情景,心中的欲火不停的燃烧着且不争气的懒教也顶的和天一样高,真我受不了了,好想完完全全的解放一下。於是我到舅妈的房间翻箱倒柜寻找着舅妈的内裤,却意外的发现舅妈竟有上百条各式各样的性感内裤,琳琅满目,美不胜收,可用万国旗来形容。

@@却又同时在衣物换洗篮内看到舅妈所换下的红色丝质内裤,我小心翼翼的将它拿起来并且放在手把玩,幻想着我的手正在抚摸着舅妈的神秘禁区,也从内裤上闻到了成熟女人的特殊气味,我疯了,我真的迷在舅妈疯了,我的手不停的上下套弄着我的懒教,直到它把精液完全的射在舅妈全的射在舅妈红色内裤底,我才满心欢喜的收拾残局回到我的房间里┅┅@@回房後的我,也因为刚才的过度兴奋和冲动之下而全身汗流浃背,於是我洗完澡後,便迷迷糊糊的躺在床上睡着了┅┅@@而大约在凌晨一点左右,我被开铁门的声吵醒了,心想可能是舅妈回来吧!於是我穿了一件背心後就下楼去了,但我却忘了穿短裤。

@@下楼後,只见舅妈醉醺醺的对我说∶「小豪┅┅这麽晚了你还没睡啊?」@@我笑着对舅妈说∶我习惯很晚才睡,(舅妈哪知道我是被她吵醒的┅┅)@@我看着舅妈泛红的脸颊问道∶「舅妈,你喝醉了,要不要我帮你呢?」@@舅妈笑着说∶「那就麻烦你背我上楼了。」@@我连忙应声∶「好┅┅好┅┅没问题!」(因为这是触碰舅妈惹火身材的最佳时机,哪有不答应的道理呢?呵呵┅┅)@@於是我赶紧蹲下,好让舅妈能趴在我这宽厚又结实的背上(因为小弟我受过二年的特种部队洗礼,自然练就一身好身材,oh┅┅sorry,又扯远了)。

@@当舅妈把她那36d丰满的胸部,纤细的柳腰及神秘的三角地带完完全全的与我背部密合时,我那不争气的懒教却早已经顶的和天一样高了,我趁机把双手靠近舅妈的大腿内侧隔着黑色丝袜偷偷的抚摸着。

@@一切就序後,我忍受着懒教的涨痛,背起了舅妈,一步步的走向三楼舅妈的房间。而舅妈身上所散发出的浓厚香水味也更刺激了我想上舅妈的念头┅┅@@到了舅妈房间後,我将舅妈轻轻的放在床上,回头冲了一杯热茶给舅妈後,我告诉舅妈我要回房间去睡觉了,但是舅妈却要我留下来陪她聊天谈心。

@@我心想也好,只要能与舅妈单独在一起,就算今晚不睡觉也无所谓。我告诉舅妈∶「可以啊!但是让我先回房间去穿裤子,好吗?」@@只见舅妈笑着对我说∶「其实舅妈很开放,并不在乎只穿着内裤在家走来晃去,我们都是一家人,而你也不必太拘束,就把这儿当做自己的家,况且舅妈平常在家的穿着就是内衣裤,所以你也不必太在意,懂吗?只是┅只是┅┅」@@我紧张的反问舅妈∶「只是什麽呢?」@@舅妈朝着我涨痛的懒教望一眼後,笑嘻嘻的告诉我∶「只是你的鸡鸡也太可怕了!竟然能钻出内裤外,到底有多长啊?」@@我羞怯的告诉舅妈∶「平常大约4寸,勃起时大约有7寸长左右。」@@只见舅妈露出惊讶的表情,我趁机又问舅妈∶「鸡鸡太长会不会引起女性的反感啊?」@@而舅妈的回答却是让我又惊讶又高兴。她说∶「舅妈不晓得一般女性对有大鸡鸡的男人是否会反感,但是,舅妈可以肯定的告诉你,舅妈就是喜欢有大鸡鸡的男人,而你的鸡鸡,舅妈更喜欢。」@@(oh┅┅不晓得舅妈是在说真心话?还是在说醉话?且不管当时舅妈所说的是真心话还是醉话,当时我简直是爽翻了。)@@但是我却告诉舅妈∶「舅妈你真的喝醉了。」@@舅妈只是笑一笑并不回答。

@@而令我非常惊讶的是,舅妈真的很开放,并不避讳的与我聊了好多性话题,从如何接吻、如何爱抚、如何口交、如何插入、到如何变换体位┅┅等。活生生的帮我这个处男上了一堂丰富的性教育课,也让我深深的感受到舅妈是一位走在时代尖端而且对性观念很开放的女性。我猜想可能是与舅舅婚姻濒临破裂的因素吧!

@@而在聊天的同时,舅妈总会摆出一些很煽情、很猥亵的动作来故意地挑逗着我,或者有时乾脆撩起那已经短的不能再短的黑色连身迷你裙来让我一览她的裙下风光。

@@(oh┅┅舅妈今天所穿的黑色t字型小裤裤,竟是那样的迷人、那样的性感。神秘地带只用一块小的不能再小的黑色小布覆盖着,而裸露在裤外的阴毛是那麽的乌黑、亮丽、有光泽。而後面,根本没有任何的布料覆盖在舅妈那雪白又浑圆的臀部上,只有一条细线清楚的将臀部隔开着。)@@我完全的被眼前的景像所吸引着,只是呆呆的望着。舅妈彷佛看穿了我的心思。轻声娇柔的对我说∶「喜欢我今天穿的小裤裤吗?」@@我点点头。

@@舅妈又说∶「想不想要我今天穿的小裤裤呢?」@@我又点点头。

@@此时,舅妈却用极挑逗的口吻对我说∶「那就赶快过来将我的小裤裤脱下,好让我性感、神秘的三角地带能在小豪面前完全的无所保留。舅妈早已经等不及了,赶快啊!」@@(oh┅┅my@god!拼命的挑逗着我,是不是看了我的大懒教後,淫心大动了呢?)@@但碍於伦理道德的关系,我却迟迟不敢向前去脱下舅妈的性感小裤裤。

@@舅妈却说∶「抛开你心中伦理道德的束缚,让舅妈带领你进入性的领域,让你真正的体会到性所带来的欢乐与刺激。」@@(天啊!舅妈的思想这麽的前卫、开放。)@@我再也把持不住了。我索性走到舅妈面前以羞怯的口吻告诉舅妈∶「舅妈,我还是处男,没有任何性经验,我怕┅┅」@@舅妈望着我的大懒教淫淫的笑着对我说∶「小豪放心,在往後的日子里舅妈会好好的调教你。而今晚就照舅妈刚刚所教你的一步一步慢慢的来。」@@於是,我跪下来疯狂的亲吻着舅妈的大腿内侧,而不安份手也开始慢慢的在舅妈的神秘地带轻轻的抚摸着,虽然隔着内裤,但我清楚的感受到舅妈的私处是那麽的湿润、温暖。我将头慢慢的埋进舅妈的私处,隔着内裤开始舔舐着舅妈的私处。而舅妈为了配合我的舔舐也将穿着黑色吊带袜的双腿跨於我的肩膀上。

@@或许是成熟女人所散发的特殊气味吧!我拉开了绑在腰上的蝴蝶结,将舅妈的性感小裤裤拿掉,而映入眼前的是早已泛滥成灾的黑森林。我更疯狂的舔舐着那一片泛滥成灾的黑森林并用手指慢慢的在小穴内抽送着,而舅妈所流出的爱液我更是不敢浪费,完全的将它吞下。

@@而舅妈所发出的浪叫声,也更加速了我血液的流动。

@@「嗯┅┅嗯┅┅啊┅┅啊┅┅好舒服┅┅嗯┅┅啊┅┅小豪好棒喔!把舅妈舔的这麽舒服┅┅嗯┅┅嗯┅┅舅妈真的爱死你了┅┅嗯┅┅啊┅┅啊┅┅」@@听到舅妈这样的赞美,我更拼命的舔舐着舅妈的小穴并加快了手指抽送的速度,而舅妈也扶住了我的头,好让我的舌头能更接近她那迷人的小穴。

@@我想舅妈大概也受不了我这样的疯狂进攻,喘息的对我说∶「小┅┅小豪,我们何不先脱去身上的衣物呢?」@@於是,我缓缓的站了起来,脱下了穿在舅妈身上的那一袭黑色连身紧身且无袖的洋装,而舅妈所穿的黑色内衣也是如此的性感,我只看到两块小圆布分别的盖在舅妈粉红色的乳头上及绑在乳沟中央的蝴蝶结。

@@我顺手拉开了蝴蝶结,拿掉了不算是胸罩的胸罩,双手也开始把玩着舅妈这36d的傲人胸部。

@@正当我要低下头去吸吮着舅妈粉红色的乳头时,舅妈却笑着对我说∶「小豪先别着急嘛!先让舅脱掉你的衣裤,好吗?」@@(哪有不好的道理呢?)@@我点点头并道声∶「好啊!」舅妈脱掉了我的小背心後俏皮的对我说∶「舅妈要脱你的内裤了喔!你要有心理准备喔!」@@舅妈话一说完,便蹲在我的大鸡鸡前,轻轻的拉下了我的内裤并赞叹的说∶「哇┅┅小豪你的鸡鸡真的好大、好粗、好壮喔!舅妈真的爱死你了┅┅」@@说完後她便缓缓的站起来,并用双手勾住了我的脖子,喘息的对我说∶「小豪┅┅抱我、吻我┅┅」@@我抱住了舅妈并慢慢的将双唇移到舅妈的面前,当四片唇紧贴在一起时,舅妈不自主的将她的舌头伸进了我的口腔内恣意且疯狂的搅动着,我也轻轻的吸吮着舅妈的舌头,双方你来我往的互相吸吮着。这一吻足足吻了10多分钟之久。

@@接着舅妈轻轻的将我推倒在水床上,看着我的大鸡鸡,淫荡的对我说∶「小豪┅┅就让舅妈来好好的伺候你吧!我的亲哥哥!」@@舅妈趴卧在我的双腿中央并用灵巧的双手不停的上下套弄着我的大鸡鸡,时快时慢,有时也轻轻的抚摸着我的懒蛋及肛门。动作是那麽的轻巧、柔顺,深怕一不小心会弄痛我似的。

@@我渐渐的发觉到舅妈早已把我的大鸡鸡当成了她的最爱。霎时间,我深深的觉得我是世上最幸福的人。此时舅妈也将头埋进了我的双腿中,开始品尝着我这一根布满青筋且赤红火热的大鸡鸡。

@@舅妈以灵活的舌头不停着在我的龟头及马眼上来回的舔舐着,接着,舅妈将我那七寸多一点的大鸡鸡含入了口中并开始上下的套弄着。我感受到的是一种说不出的舒服与快感。

@@我遂而座起来静静的欣赏舅妈吹箫的表演。我看着我的大鸡鸡不停的在舅妈的樱桃小口内进进出出,像活塞运动一样的规律。

@@舅妈吐出大鸡鸡淫荡的问道∶「小豪┅┅舅妈这样搞你┅┅舒服吗?」@@我喘息的对舅妈说∶「舅┅┅舅妈┅┅好舒服┅┅好┅┅好棒喔┅┅想不到口交竟是这样的舒┅┅舒服┅┅有种飘飘欲仙的感觉。」@@舅妈笑着说∶「等会儿的插入会让你感觉更舒服,更有飘飘欲仙的感觉。」@@我不禁怀疑的问到∶「真的吗?」@@舅妈笑而不答的深情望着我。舅妈再度将我推倒在水床上并将大鸡鸡含入口中,又开始上下套弄着。

@@我喘息的告诉舅妈∶「舅┅舅妈┅┅让小豪也来品尝你的小穴┅┅好吗?」@@接着,我们转成了69姿势,我也再度将手指插进舅妈那泛滥成灾的小穴中快速的来回抽送着并开始舔舐着舅妈的小花蕊。舅妈的浪叫声再度响起。

@@「嗯┅┅嗯┅┅啊┅┅啊┅┅好舒服┅┅嗯┅┅啊┅┅啊┅┅」@@舅妈的爱液越流越多,我可以清楚的感受到舅妈兴奋的程度。

@@在我拼命的抽送着手指及疯狂的舔舐小穴之下,舅妈她受不了了。

@@舅妈转头喘息的对我说∶「小┅┅小┅┅小豪┅┅舅妈┅┅受不了了┅┅舅妈要┅┅要┅┅要干你┅┅」说完便扶着我的大鸡鸡往下坐下去。

更多精彩内容尽在淫香淫色.eee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