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情色小说  »  近亲乱伦  »  夢里的裸體媽媽
夢里的裸體媽媽

(1)

這裏是什麽地方?

阿飛只覺得腦袋裏一片混亂,根本無法思考,他不知道自己有沒有睜開眼睛,眼前是無盡的黑暗,但是,為什麽卻能清楚的看到自己的手呢?阿飛低頭望去,自己的身體,腿都能看得到,為什麽周圍卻是一片漆黑呢?

這裏到底是哪裏?為什麽我會在這裏?

阿飛想喊,卻喊不出聲音。

「阿飛,妳真的,不要我了嗎?」

一個熟悉的聲音出現在了無盡黑暗中,顯然這個聲音的是經常出現在自己耳邊的,但阿飛就是想不起來是誰,他無法思考,無法說話,甚至連看清方向都辦不到。

「為什麽?妳想要的,我都可以給妳,任何時候都可以,為什麽!妳要離開我?」那個熟悉的聲音帶著強烈的恨意大喊著。

阿飛眼前突然出現了一個明亮的東西,沒有任何征兆,他就這麽突然出現了。

潔白的身體,烏黑的長發,那是一個趴在地上的裸體女人!

裸體女人擡起頭,阿飛看不到她的臉,長長的劉海完全遮住了她的面孔,看起來就像貞子一樣恐怖。

女人開始向這邊爬了,阿飛恐懼極了,但他卻無法挪動自己的腳步。

女人來到了阿飛跟前,趴在了阿飛身上,她慢慢擡起一條腿放在阿飛的褲子上摩擦,乳房也貼在了阿飛的胸膛上。

不知道是哪裏來的風,吹過了裸體女人的頭發,讓阿飛看到了她的面孔。

這個女人是!

阿飛覺得自己的眼睛都快瞪出來了,但顯然現在的他無法做出這個舉動。

是的,這是一個阿飛再熟悉不過的女人-阿飛的媽媽。

「阿飛,不要離開媽媽……媽媽不能沒有妳……」

也許根本不是頭發擋住了臉,現在阿飛能清楚的看清媽媽的臉。她的眼中滿是溫柔和愛意,跟剛才的貞子簡直判若兩人。

「阿飛,如果我不能說服妳,至少,請妳再和媽媽做一次愛吧!」

阿飛感覺自己就像一個木偶,自己無法對眼前的事情做出任何舉動,他只能眼睜睜的看著媽媽把自己推倒,脫下自己的褲子,然後……

「這都是什麽跟什麽啊!」

阿飛突然從床上坐起來大喊,他睜開眼睛,看到了眼前的景象。

寫字臺,櫃子,電腦桌,這裏是自己的房間……

「真是個該死的夢……」阿飛一下子癱倒在床上,他感覺自己就像是洗了個澡一樣,渾身都是汗水。

阿飛從床上起來,走進洗手間洗了把臉,然後看著鏡子裏的自己。

回想起剛才的夢,阿飛不禁打了個機靈,夢裏的那個女人毫無疑問是自己的媽媽,不過為什麽會做那樣的夢啊,裸體的媽媽,順著一些莫名其妙的話,最後還脫光了自己的衣服,坐在自己身上……後面……好像記不清了。

「一個夢而已,就當他沒發生過吧。」

阿飛打了打自己的頭,告訴自己不要多想,然後就去睡覺了。

……

第二天。

「阿飛!吃飯了!」阿飛睜開了疲憊的眼睛,是媽媽的聲音,阿飛坐起來,揉了揉眼睛,穿上衣服走出了自己的臥室。

桌子上擺好了早餐,緊接著一道靚麗的身影從廚房中走了出來。

美麗的中年少婦身穿著一件藍色的吊帶小背心,下面則是超短的牛仔短褲,這身打扮讓這個已經35歲的美少婦一下子年輕了不少,短褲下潔白而修長的大腿散發著無盡的青春活力。

她是阿飛的媽媽-楊鈺艷,天生麗質的楊鈺艷即使年齡步入中年,但美麗的臉蛋和清涼的打扮讓她看起來就像是個20多歲的女孩子一樣。

但阿飛自己很清楚,媽媽並沒有看上去那麽活力四射,阿飛的爸爸,也就是楊鈺艷的丈夫在阿飛生下來的第3年就去世了,年級輕輕就守了寡的媽媽一個人辛辛苦苦把自己拉扯大,一邊照顧兒子,一邊還要工作賺錢來維持生計,這對一個女人來說簡直太不容易了。但即使這樣,她依然沒有被生活的壓力打垮,依然每天都像個普通的母親一樣微笑著面對自己,面對一切負擔。

媽媽是阿飛最敬佩的人。

「看起來不太精神啊,昨晚是不是又玩遊戲玩到了很晚才睡的?」看著阿飛還沒睡醒的樣子,身為媽媽的楊鈺艷關切的問。

「沒有啊……」阿飛敷衍的回答了一下,事實上他當然清楚自己是因為什麽才沒睡好的,昨晚的夢真的太詭異了,以至於讓阿飛現在都不好意思去看媽媽的眼睛。

「臭小子別狡辯了,媽媽太了解妳了。」楊鈺艷笑著說,十多年母子相依為命的生活讓楊鈺艷比其他的父母更了解自己的孩子。

「啊啊……不愧是媽媽,還是瞞不過妳……」阿飛只好無奈的承認,否則自己總不能把那個讓人臉紅的夢說給媽媽聽吧。

本來很平常的母子吃飯時間今天在阿飛看來卻顯得格外的漫長,媽媽時不時的問候也讓阿飛變得有點別扭,每當阿飛擡起頭不小心看到媽媽的目光的瞬間,阿飛總是下意識的躲開媽媽的眼睛。

可惡……我為什麽會心虛啊,只是一個破夢而已,快點忘掉他吧!

而楊鈺艷也看出了阿飛的異常,她很清楚,平時的阿飛並不是這樣的。

「阿飛?妳不舒服嗎?」楊鈺艷問阿飛.

「沒……我沒事……我吃飽了。」阿飛支支吾吾的回答了媽媽的問題後,起身離開了餐桌。

留下了一臉迷茫的楊鈺艷.

「我走了!」阿飛跟媽媽打了招呼,然後推開門去上學了。

阿飛在B中學上學,這裏距離阿飛的家很近,步行的話大概只有20分鐘就能到了,所以阿飛每天都會選擇步行去學校。

早自習結束後,第一節課是數學,聽到這個消息後,阿飛扶了扶額頭.

為什麽第一節課就偏偏是數學課啊!

阿飛正這樣想著時,數學老師走了進來。

美麗的中年婦女穿著一身黑色的套裙,裙子下的雙腿被黑色的絲襪包裹著,腳下的高跟鞋讓她原本就很修長的大腿更加好看,每走一步地上都會發出清脆的聲音。

美麗的臉蛋並沒有畫太多的妝,烏黑柔順的長發自然的披在肩膀上,她站在講桌上,儼然讓原本空曠的講臺瞬間明亮起來。

沒錯,這個女人就是楊鈺艷,她除了是阿飛的媽媽外,也是阿飛所在班級的教師,已經在這所學校擔任教師好多年的楊鈺艷現在更是三個班的班主任。

今年已經36的的楊鈺艷並不像跟他同齡的那些中年女教師一樣,自身的美貌和完美的身材再加上精心的打扮讓她看起來甚至比班裏的女學生們大不了多少,本身的性格又很好,容易跟學生們打成一片。於是私底下學校裏的男生都把楊鈺艷當作是女神一樣的存在。

「老師好!」

跟其他男生驚喜的目光完全相反,阿飛此刻看到媽媽進來,瞬間就皺起了眉頭.

「同學們好。」悅耳動聽的女聲傳進了每一個學生的心裏,幾乎都要融化了。

……

……

楊鈺艷優雅的漫步在課堂裏講課,時不時的叫起一個學生來回答問題,每當有一個男生被楊鈺艷叫起時,都像受寵若驚似的立刻站起來。

當然,除了阿飛.

阿飛此刻的心思完全不在課堂裏,昨晚的夢和早上自己的奇怪舉動讓他的心裏十分的亂.

「阿飛,妳來回答一下這個問題.」楊鈺艷看到了心不在焉的阿飛,故意叫他來回答問題.

「什……什麽問題啊?」阿飛不知所措的站了起來,媽媽講的課自己根本連一點都沒聽進去。

「阿飛!上課不好好聽課,信不信我叫妳媽媽來打妳屁股?」楊鈺艷用半嚴厲半開玩笑的語氣說.

全班哄堂大笑。

阿飛不禁漲紅了臉,此刻他心裏甚至有點生氣,媽媽居然這樣讓自己難堪……

下課後,阿飛坐在操場的臺階上看著操場上人來人往發呆。

「想什麽呢?」媽媽的聲音出現在了耳邊,讓阿飛嚇了一跳。

楊鈺艷輕輕的坐在了阿飛旁邊,周圍的男生無不投來羨慕的目光。

「看妳今天從早晨就精神恍惚的,跟老師說說,發生什麽事了。」楊鈺艷笑著說,她自稱老師,因為學校裏除了校長和一些同事外,其他人並不知道阿飛是她的兒子,她不想因為自己母親的身份讓兒子在和同學相處上有困擾.

「不是都說了嗎,什麽事都沒有。」阿飛有點沒好氣的說.

「怎麽啦?嫌剛才在課堂上讓妳出醜了?」楊鈺艷笑著說.

「……」阿飛沒有回答,如果只是這件事的話他根本不用困擾成這樣。

「沒有啦,快打鈴了,我去淮備下節課了。」說要阿飛就跑開了。

看著兒子遠去的背影,楊鈺艷輕輕的嘆了一口氣。

男廁所裏,阿飛正在小便,而周圍有一群男生聚集在一起說著什麽話,一邊說一邊大笑。

這些人裏面有好幾個都是自己班上的,其中有兩個還和自己關系不錯,他們幾個和其他班裏的幾個男生都是一些整天混在一起除了瞎折騰外就是吹牛逼。

阿飛對此毫不關心,他解手完畢後,剛要離開時,卻從人群中聽到了這樣一句話。

「妳們知道嗎,楊老師這女人騷的很呢,早上我偷偷看到了她的內褲,是黑色蕾絲的,還有有點透明,連逼毛都能看到呢。」

一股莫名的憤怒瞬間從阿飛的心底升起,阿飛幾乎想都沒想,直接沖著那個說話的男生-吳振就一拳打了過去。吳振完全沒反應過來是怎麽回事,根本沒來得及躲,被阿飛的拳頭打中了臉。

「啊!」一聲慘叫在男廁所想起,周圍的男生驚訝的望著剛才還神采奕奕在演講的吳振捂著自己的臉慘叫,一邊望向攻擊者-阿飛.

「阿飛!妳這是幹嘛啊?」

「阿飛妳瘋了嗎!怎麽無緣無故打人啊?」

眾人無不被阿飛突然的舉動感到驚訝。

「媽的,疼死我了,阿飛妳他媽找死是吧?」吳振忍受著臉上火辣辣的疼痛,也看清了攻擊自己的人。他一步沖到阿飛跟前也沖阿飛揮出去一拳。

「啊!」

……

教導處裏,阿飛和吳振站在主任的面前,一邊喘著氣一邊用惡狠狠的眼神看著對方。

「阿飛,老子告訴妳……」

「閉嘴!」主任嚴厲的聲音打斷了吳振的話。

「在妳們班主任來之前,都給我好好的反省一下。」

吳振只好閉上了嘴巴。

阿飛也沒好氣的看著周圍。

說實話,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當時哪裏來的勁頭,連想都沒想就直接向吳振揮拳過去。

可能是因為無法接受其他人對媽媽的侮辱吧,阿飛這樣想。

畢竟,自己對媽媽就算不像其他男生一樣視為女神看待,也是打從心底尊敬媽媽這個女強人的。

……

「我的天啊,妳們這是怎麽了!」隨著一道悅耳的女聲傳進教導處,楊鈺艷終於來了,她驚訝的看著眼前鼻青臉腫的兒子和學生,瞬間就明白是怎麽回事了。

「妳自己問他們吧。」於主任冷冷的說.

「好了,說說吧,妳們兩個為什麽打架?」楊鈺艷氣場十足的站在兩個人的面前,用既生氣又心疼的眼神看著自己的兒子。

「阿飛他無緣無故的就打我!我都不知道為什麽,我根本就沒惹過他!」吳振理直氣壯的說,事實上他確實到現在都還不知道自己挨揍的原因。

「是這樣嗎?阿飛.」楊鈺艷把目光轉到了自己的兒子臉上。

「吳振這混賬,他……」阿飛本來也理直氣壯的要說什麽,突然,他頓住了。

「他……他……」阿飛突然說不下去了,他無法說出這個原因。

「他怎麽了?」楊鈺艷皺了皺眉頭,看著語塞的兒子,她知道不知道兒子此刻正想著什麽。

「我……唉……好吧……都是我的錯……」阿飛低下了頭,欲哭無淚的他現在真是有苦說不出。

我總不能說,吳振他偷看了妳的內褲吧……

「本來就是!簡直莫名其妙!」吳振憤憤的說.

楊鈺艷看著低下頭的兒子委屈的臉,表情復雜.

阿飛因為故意打人,身為家長的楊鈺艷同意為吳振拿醫藥費,而阿飛也因為鼻梁骨有受損必須休假養傷,楊鈺艷也請了假去照顧兒子。

回家的路上,母子倆都沈默著。

「阿飛,告訴媽媽,妳到底為什麽打吳振?」楊鈺艷打破了沈默,以她對阿飛的了解,她知道兒子肯定不會真的無緣無故去打人,她深信兒子肯定有什麽不得已又說不出的理由。

阿飛目光暗淡的看著路旁的風景,嘆了口氣。

「我都說了……沒有原因,都是我的錯.」

楊鈺艷突然停住了腳步,看著阿飛.

「阿飛,媽媽知道妳肯定受了委屈,告訴媽媽,好嗎?」

楊鈺艷一本正經的說.

阿飛緊緊的閉上了眼睛,他不知道自己該不該說,強烈的思想鬥爭在阿飛的心裏燃起。

「媽媽……我……」阿飛看著媽媽,想說卻又不敢說.

「說出來吧,媽媽不會怪妳的。」母親慈祥的聲音徹底溫暖了阿飛的心靈.

「吳振他,他……他偷看妳的內褲……」阿飛的聲音非常小,但楊鈺艷還是清楚的聽到了。

楊鈺艷的身體輕輕的顫抖了一下……她萬萬想不到居然是這樣的一個原因。

「啊?……哦……是這樣啊……」楊鈺艷幹笑著,臉頰也泛起了一點紅暈。

母子倆繼續向家的方向走著,兩人誰都沒有說話,都望著各自方向的風景。

……

果然……好尷尬啊……

(2)

回到家後,阿飛直接回到了自己的房間.天啊,這一路的尴尬氣氛都快讓自己窒息了。

阿飛現在不禁後悔,在媽媽面前說出那種話真的好嗎,媽媽會怎麽想呢,好煩啊……

阿飛雙手抱頭趴在床上,盡量讓自己不去想這些,但媽媽的面孔卻總是一次又一次的回到腦海中,尤其是……自己說出那個原因後,媽媽害羞的樣子。

突然,阿飛的腦海中又想起了另一幅畫面,是那個夢,裸體的媽媽,在自己的面前……

奧天啊,我都在想著什麽啊,趕緊打住吧!

阿飛爲自己的想法感到罪惡,明明已經決定忘記那個夢了,但媽媽裸體的樣子卻無時無刻不出現在腦海中,根本忘不掉!

阿飛覺得自己快瘋掉了。

「阿飛,吃飯了。」媽媽的聲音拯救了阿飛快要錯亂的大腦,阿飛從床上坐起來,用力搖了搖頭.

不管腦子裏怎麽想,只要做的像平常那樣就好了。阿飛這樣告訴自己,然後打開門走了出去。

桌子擺了好幾道阿飛最愛的菜,而媽媽此時正端著一道剛炒好的菜放在桌子上。

阿飛愣了一下。

眼前的媽媽已經脫去了套裝和黑色絲襪,穿上了平常在家裏的衣服,清涼的裝扮下一雙健美的白大腿讓阿飛離不開視線。

「好了,就這麽多了,吃飯吧。」媽媽的聲音叫醒了發愣的阿飛,他哦了一聲,然後坐了下來。

「怎麽樣?都是妳愛吃的,喜歡吧。」楊钰豔笑著說.

「喜歡……」阿飛看著桌子上一道道的飯菜,心裏不禁感動,媽媽是這樣疼愛自己,而自己卻總是瞎想,她終究是自己的媽媽啊。

阿飛釋然了,他一邊吃著一邊誇獎媽媽的手藝,而楊钰豔也笑著看著阿飛,俨然一幅快樂的畫面,而那些尴尬的事似乎都已經忘記。

「阿飛真是長大了……開始會保護媽媽了……」楊钰豔突然感歎道。

而阿飛則愣了一下,他不知道媽媽爲什麽會突然來這麽一句。

看著阿飛不解的表情,媽媽噗嗤一聲笑了。

「笑什麽啊,媽媽妳到底在說什麽啊。」阿飛假裝生氣的說道。

「當然是那個了,聽到有人偷看了媽媽的內褲,就把他揍了一頓,哈哈。」楊钰豔滿是笑意的看著兒子,殊不知這句話卻在兒子的心中掀起了巨大的波瀾。

「哦……」阿飛不好意思的哦了一聲。

他萬萬沒想到,媽媽居然又提起了這個讓人尴尬的話題,本來已經豁然的他瞬間就又不知道該怎麽面對媽媽的眼睛了。

「我吃飽了……」阿飛站了起來,說要就要往自己的屋裏走去。

「诶?這就飽啦?」楊钰豔詫異的問道。「再吃點吧。」

「砰!」門被關上了,楊钰豔看著兒子房間緊閉著的門,歎了一口氣。

晚上,阿飛翻來覆去睡不著。

本來內心已經平靜的他卻被媽媽的一番話再次掀起了波瀾。

想起媽媽的美麗的容貌,還有夢裏媽媽全身赤裸的樣子,阿飛煩躁不已。

爲什麽我會想這麽多啊!那只是媽媽隨隨便便說的一句話而已,根本沒有別的意思,爲什麽我自己卻總是聯想到一些亂七八糟的東西啊!

阿飛痛恨自己,媽媽是那樣的疼愛自己,而自己卻總是去想一些敏感的東西。

都是那個夢害的!

尿意突然襲來,阿飛從床上站起來,走向衛生間.

尿完尿後,阿飛無意間注意到,衛生間的洗衣機裏,放著一個很眼熟的東西。

好奇心促使阿飛打開了洗衣機的蓋子,把它拿了出來。

是黑色的連身絲襪!而且還是媽媽白天上課時穿的那條!

阿飛愣愣的望著媽媽的絲襪,下意識的把它拿在了手裏.

這是……媽媽穿過的絲襪……白天的時候,這條絲襪就緊緊的貼在媽媽的身體上,如果聞一聞的話,會不會有媽媽的味道呢?

阿飛突然意識到自己的想法是多麽的龌龊,這麽做的話不就是間接亵犢了媽媽嗎……

可是……真的好想聞一下看看……就一下。

阿飛終究還是沒能戰勝自己的心,他輕輕的把手中的絲襪靠近自己的鼻子,用力一嗅。

淡淡的清香夾雜著些許的汗味……這就是……媽媽的味道……

阿飛感覺自己此刻仿佛真的在用鼻子在嗅媽媽那雙美麗的大腿,那味道真的是……棒極了!

阿飛順著絲襪的腿部向下看去,柔順的絲襪的兩條褲腿交彙的地方,那裏是……緊貼著媽媽私處的部位……

我都在幹些什麽啊……不行了……不能再繼續下去了……那裏是絕對禁忌的地方,那裏有媽媽私處的味道……

媽媽私處的味道……會是什麽味道呢……好想聞聞啊……這是最後一次了……反正媽媽她不會知道的……聞完這一下就趕緊回去睡覺.

阿飛暗自做了決定後,手顫抖著把絲襪翻開,把完全貼著媽媽私處的那一面放在鼻子上。

首先感覺到進入鼻子的是一股尿騷味,氣味不是太重,但明顯有別于其他部位的清香。

然後尿騷味中似乎還有一種說不出來的味道,似乎可以用「淫糜」的味道來形容。當這兩種味道結合在一起,阿飛似乎感覺到自己的鼻子正抵在媽媽的陰戶上。

天啊!太美妙了,只是絲襪的味道就讓人難以自拔,如果……

阿飛突然想起了什麽,他再次打開洗衣機的蓋子,在裏面的衣服中找著什麽……

終于,一條黑色的蕾絲內褲出現在了自己眼前,阿飛感覺自己興奮的快要暈過去了。

「楊老師騷的很,我偷看到她穿著黑色的蕾絲內褲。」想起吳振說的話,雖然很不爽,但這證實了這條內褲確實是媽媽今天白天時穿著的。

這是距離媽媽的私密處最近的東西,它們兩個幾乎是親密無間的,他上面的味道可以說是100%還原媽媽私處的味道!

阿飛激動的翻來了內褲,他的眼睛停留在了內褲裏側的一個地方,那裏的景色讓阿飛的眼睛幾乎要瞪出來了。

那裏居然有一大片白色的痕迹!

阿飛當然知道這是什麽,也知道這代表了什麽。

已經幹了白色痕迹在純黑的內褲中格外顯眼,沒錯!這就是媽媽流的淫水啊!

是什麽時候流的?是回家的路上!?還是吃飯的時候?又或者都不是?

總之,阿飛現在全身的血液已經沸騰了,他無法想象,平時在家裏威嚴十足,在學校裏被視爲全民女神的媽媽,她流出的淫水這麽羞恥的事居然被自己發現了!

阿飛沒有心思去想太多了,他一下子就把內褲放在了鼻子上,用力的聞啊聞,似乎要把媽媽的一切都要聞出來。

「啊!」阿飛突然慘叫了一聲。

他似乎已經忘記了自己鼻梁骨受的傷,全然不顧的去用鼻子用力的在內褲上蹭,卻不小心弄到了負傷的鼻梁骨。

阿飛驚叫這一聲後,他突然意識到自己太大意了……在家裏的廁所做這種事,要是媽媽半夜也來上廁所的話怎麽辦,要是被媽媽看到的話,天啊,簡直不敢想象……

阿飛慌忙把內褲和絲襪扔回洗衣機中,離開了衛生間.

回到床上後,阿飛回味著剛才那美味的時刻,心裏既興奮又害怕……

但是,害怕的力量完全無法戰勝興奮的力量,阿飛脫下了褲子,掏出了早就硬的不能再硬的陰莖套弄起來,回想著剛才的味道,腦中浮現出媽媽裸體的樣子,穿著絲襪的樣子,還有媽媽在自己胯下的樣子。

「啊~~~媽媽,我好喜歡妳……啊~~」

阿飛的手越來越快,呼吸聲也越來越急促。

「啊!」白色的液體從雞巴裏射了出來,阿飛大出了一口氣。

好爽……

比以前任何時候手淫都要爽,甚至剛射完後還想要再來一次。

這就是媽媽的魅力啊!

把媽媽當做手淫的對象,真的太棒了!

----------------------------------------------------

阿飛感覺自己已經沒救了,今天一整天腦子裏都在幻想著媽媽淫蕩的樣子,以至于阿飛看她的眼神都讓楊钰豔感到很奇怪。

「阿飛?妳怎麽了?不舒服嗎?」楊钰豔關切的問候,讓阿飛腦子裏稍微疼出來了一點空間來裝理性。

「我沒事啊,倒是媽媽,妳今天好漂亮。」阿飛知道自己這麽多年也沒有跟媽媽說過這樣的話,說出來的一瞬間連阿飛自己都不太相信。

楊钰豔愣了一下,有點不好意思。

「臭小子,妳也有誇媽媽漂亮的時候啊,難道媽媽以前不漂亮嗎?」

「當然漂亮,媽媽妳知道嗎,學校裏幾乎所有的男生都把妳當做女神呢!」阿飛越說越興奮,當然這個興奮都是來源于「這麽美的女神天天都在我身邊」。

楊钰豔有點不敢相信,一直以來都不擅長說這種話的兒子居然會這樣誇自己。

「別拍馬屁了,是不是有什麽事求媽媽了?」楊钰豔笑著說,雖然不知道兒子葫蘆裏賣的什麽藥,但這些贊美的話確實讓她挺高興的。

楊钰豔今天穿著一件白色的花邊襯衫,下面則是一件碎花小短裙,柔順的長發下美麗的臉蛋完全不像那些同齡女性一樣皮膚粗糙,精致的根本就像是個年輕的女孩子。胸前突起的乳房把白色襯衫頂起來形成了一個完美的弧線,尤其是裙子下那雙要人命的美麗大腿,散發著無限的女性魅力,相信沒有任何人看到這樣的楊钰豔不會發出衷心的贊美。

阿飛不禁看的有點呆了。

這樣美麗的媽媽一直都在我身邊,而我卻現在才發現媽媽的魅力……我真是個瞎子!白活了這麽多年了!

……

原本幹涸的沟渠一旦開始流水就很難再阻斷了,它們終將會流進大海。

阿飛雖然無數次告訴自己,就止步到這裏吧。但大腦根本聽不進去,阿飛就像被某種力量控制了一樣,去試圖突破新的界點.

晚上,阿飛坐在客廳的沙發上看電視,而與客廳隔著兩個房間的浴室裏正傳出「嘩啦嘩啦」的流水聲。

那是媽媽在洗澡。

媽媽此刻正全身赤裸的站在與自己相隔兩個房間的浴室裏,這中間只有一道浴室門阻隔。

好想看看啊……媽媽洗澡的樣子……

阿飛知道此時自己內心罪惡的想法一旦出現就很難收回了,既然這樣不如幹脆順從自己的意願吧。

阿飛慢慢的來到了浴室的門口,浴室裏的水流聲更加清晰了,阿飛甚至覺得自己能聽到水流擊打在媽媽潔白肌膚上的聲音。

門內就是另一個世界了,是自己從來不曾觸及到的世界。

馬上就能看到了,只在夢裏看到過的媽媽的身體……馬上就能看到了!

阿飛按耐不住內心的興奮,顫抖的手慢慢的伸向門把手,悄悄的把門打開了一點點縫隙。

沒有了門的阻擋,浴室的流水聲瞬間放大了幾倍,阿飛順著這個極小的縫隙向裏面望去。

裏面水汽很大,但阿飛依然看到了媽媽,媽媽此刻正背對著阿飛的方向站著,雙手則在身體的前面做著什麽。

全裸的美麗後背,纖細的小腰與豐滿的屁股呈現出一個完美的s形。

天啊,這就是媽媽衣服下隱藏的身體,幾乎完美的身材讓她看起來比穿著衣服時更有魅力!

阿飛的眼睛落在了媽媽的屁股上,豐滿,白嫩,圓潤的屁股一覽無余,完全暴露在了阿飛的眼睛中。

這就是媽媽的屁股!

屁股下面是那兩條阿飛每天都能看到的美腿,雖然每天都能看到,但這雙完美的大腿放在赤裸的身體上變得比以前更讓人瘋狂!

雖然水汽讓浴室內的畫面變得有點模糊,但阿飛專注的眼睛完全忽略掉了水汽,他此刻只想看著媽媽全裸的後背,一刻都不想離開.

突然,阿飛看到,媽媽似乎有什麽東西掉到了地上。而媽媽接下來的舉動,讓阿飛幾乎噴出鼻血!

媽媽突然撅起了豐滿的屁股,彎下腰去撿那個東西,這個瞬間,時間仿佛停止了。

那是!媽媽的屁眼!

隨著媽媽彎下腰撅起屁股,媽媽的兩瓣屁股直接就分開來,而藏在屁股裏的屁眼就這麽直接露了出來!

不止是這樣,屁股的後仰和身體的前傾,甚至讓媽媽的陰戶也露出來了一點,但阿飛根本看不清,他只能看到兩腿中間黑乎乎的一片。這時的阿飛恨不得把眼珠子都掏出來放到浴室裏看個清楚。

幸福的瞬間轉眼既逝,媽媽撿起來那個東西後就再次站直了身子,這個過程對阿飛來說簡直太短暫了,如果這是一部電影的話,他一定會退回但剛才那一幕暫停看上一整天的。

母親幾乎完美的身體帶來的視覺刺激讓阿飛再也按耐不住下半身的沖動,阿飛掏出陰莖,一邊看著浴室裏的媽媽,一邊手淫起來。

快點轉過身來吧媽媽,讓我好好看看,妳身體的每一個部位!

阿飛心底的呼喚真的應驗了!媽媽此刻轉過了一點身子,看起來馬上就要完全轉過來面對阿飛這裏的方向了。

阿飛屏住了呼吸,把幾乎所有的精力都放在了眼睛上來欣賞媽媽轉過身來的那一刻。

轉過來了!

隨著媽媽豐滿的乳房一陣抖動,媽媽完全轉過來了身子!

此刻呈現在阿飛年前的,絕對是他這輩子見過的最美麗的風景。

擁有著絕色容顔的美人全裸著身體,豐滿的乳房在水的沖洗下散發著迷人的光澤,兩顆粉色的小葡萄挺立著,組合起來簡直是最強的殺人武器!

下面則是媽媽最爲神秘的地帶,平坦的小腹下是黑色的陰毛,由于水的作用而平坦的撲在媽媽的私密處,從媽媽肩留下來的水珠順著媽媽的身體,最後從這陰毛的尖端滴下。

阿飛再也控制不住陰莖裏傳來的快感,一股熾熱的精子從裏面射了出來。

「呼呼……」

阿飛輕輕的喘息著,他感覺自己全身都沒有力氣了,本想靠在牆上小休息片刻,但他不想就這樣把目光從媽媽的身體上離開,這場絕美的人體盛宴他還沒有看夠。

阿飛再次把眼睛湊到了門縫裏,當眼睛剛剛能看到門縫內的情景時,阿飛突然有種被人注視著的感覺,阿飛把眼睛慢慢上移,看到了媽媽的臉。

媽媽她……在望著自己這裏的方向,難道她發現什麽了嗎……

阿飛有點慌神,他下意識的看著媽媽的眼睛。

一個對視!

媽媽的目光和阿飛完全撞在了一起!阿飛慌忙的把頭閃到了一邊。

天啊……媽媽她……看到我了嗎?

阿飛感覺到自己的心跳已經加速到了不能再快的地步了,臉上的汗都快流到了眼睛裏.他現在害怕的不得了,如果被媽媽發現自己在外面偷窺她洗澡的話……後果簡直……自己以後還怎麽有臉見她啊……

阿飛已經全然忘記了浴室內的絕色美景,現在他已經沒有心思去想這些了,他只希望媽媽沒有發現自己。

阿飛咽了一口唾沫,默默的祈禱媽媽只是隨便看了一眼,然後悄悄的回到了自己的房間